管理洞察_从国务院机构改革看企业组织结构设计 | 谦启咨询

谦启 小谦
132
文章
0
评论
2018-04-2315:55:47 评论 651 2551字阅读8分30秒

饿了么、摩拜放弃自由,创业者和资本谈情怀?

作者:陈勇 / 谦启创始人

最近互联网行业的重磅并购密集出现,饿了么被阿里全资收购,摩拜被腾讯收编(美团是腾讯系),伴随着这些并购的,是曾经风光无限的创始人们挨个出局。这些创始人本来说好要做一番事业的,怎么能够甘心退出套现呢?对于企业员工来说,只要继续领到工资就好;对于资本方来说,只要故事还能说下去就好;对于用户来说,只要业务还能用就好。谁会去关注这些企业背后的控制人是谁呢?然而借助资本方发展企业,与传统企业发展的方式有显著不同,因而值得深究一下。

阿里惯用的并购“三步走”

我们来看一下阿里发起的四起并购案。

阿里并购饿了么:

2016年8月,阿里领投饿了么12.5亿美元,其中阿里投资9亿美元;

2017年4月,阿里对饿了么追加投资4亿美元,持股比例达32.94%,成为第一大股东;

2018年4月,阿里、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不再担任CEO。

阿里并购优酷土豆:

2014年4月,阿里联合云锋基金入股优酷土豆12.2亿美元,持股比例为16.5%;

2016年4月,优酷土豆完成私有化,被阿里以36.7亿美元全资收购;

2016年10月,创始人古永锵卸任CEO。

阿里并购高德:

2013年5月,阿里投资高德2.94亿美元,持股比例为28%;

2014年7月,高德私有化,被阿里全资控股,创始人成从武不再担任CEO;

2015年3月,成从武不再担任高德的管理职务。

阿里并购UC:

2013年3月,阿里投资UC31.3亿元;

2013年12月,阿里追加投资11亿元,持有UC股份66%;

2014年6月,阿里全资收购UC,创始人俞永福任UC移动事业群总裁;

俞永福后任阿里大文娱董事长,并于2017年11月离职。

可以看到,阿里并购的手法是三步走:第1步,向目标企业进行大额投资;第2步,追加投资成为第一大股东,如果对方是上市公司则进行私有化,然后全资收购;第3步,早晚让创始人出局。通过这三个步骤,阿里实现了对收购业务的完全掌控,深度融合到阿里体系中。

IPO够不到,IAO是机会?

有的企业,一心只为上市,因为上市能融资,能带来品牌效应,能得到政府的补贴、更多的重视和扶持。更重要的是,原始股在上市后很值钱,还可以再增发新股给员工,于是企业多了一个造福的途径。然而上市后的企业又发现,上市也是一种负担,监管多、业绩压力大、股价飘忽,股票越值钱,手握大把股票的员工反而没有了动力。无论如何,上市终究有较高的门槛,不是那么容易够得到,于是IPO成了高山仰止。

有的企业,一心想成为阿里、腾讯,至少成为细分市场的独角兽,因为这样能抢占到垄断地位,获得巨大的流量,能吸引来多轮融资,能够最终上市。故事越说越动听,然而往往说到上市也就快结束了,资本跑路、高管套现、业绩惨淡、股价大跌,然后企业就淡出了光鲜的舞台,沦为苟延残喘的僵尸股。按理说这种模式比单纯IPO更难,企业要走更加漫长的路,然而在资本的狂热推动下,这类企业往往如火箭般蹿升,一轮又一轮的高估值引得众多创业者趋之若鹜。于是,原本应该很难的独角兽之路,并没有让企业望而却步。

有的企业,原本想着成为阿里或腾讯第二,尽管已经获得多轮融资,但要么业务盈利不足,要么难以摆脱资本的左右,最终被阿里或腾讯并购,创始人因而丧失了控制权。阿里尤其强势,往往不只是参股或控股,而会将业务进行深度整合,让创始人没有发挥的空间,从而加速退出。因而国内资本市场造出了 “IAO” 这么个新词,就是说IPO不再是企业唯一的目标,企业选择被阿里这类巨型接盘侠并购,让资本得以套现,创始人也能将纸上富贵变现为真正可支配的真金白银。与数轮融资时不同的是,IAO之后的企业完全投入了阿里们的怀抱,在业务上具有了排他性。

从近几年IAO的案例来看,标的企业的估值都不低,完全可以和IPO相媲美,阿里也完全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和市场号召力,可以作为兜底的超级接盘侠,于是被阿里们并购成为资本退出的另一个终极通道。而且随着阿里的产业版图日益扩大,早已不再局限于互联网相关行业,近期并购中天微、去年底并购大润发、2014年并购文化中国(现阿里影业),俨然成为覆盖多产业的股权投资平台,称为IAO一点也不为过。

传统企业的三点思考

在接触过的传统企业中,希望引入资本的大有人在,因为传统企业只能埋头做业务,从业务中获取收入,利润率有限、增长率有限、发展空间有限,缺钱只能靠贷款,很多中小企业就连贷款都很难。一句话总结:没有资金杠杆,无法借力发展。

而互联网是诞生新事物的乐土,相比传统行业更能说出好听的故事,因而颇受资本青睐,因为新事物才有更多变数,会吸引更多资本的盲从,因此未来能够有远超传统行业的估值增长。资本是凌驾于企业正常发展之上的另类和变数,让企业觉得不缺钱、很容易进入一线阵营、高估值并不遥远,因而玩的都是大手笔,扰乱了企业发展的正常规律。

IAO案例可以给传统企业带来以下思考:

思考1:不是颠覆的问题,而是符合企业发展规律的问题。企业发展有其自然规律,或许短期看的确有不合常理的现象,但如果想要长期发展,就必须遵循这些规律。不要动辄颠覆,否则加速发展或许意味着加速衰退甚至灭亡。

思考2:不是盈利的问题,而是降低风险、持续发展的问题。很多企业笃信钱能生钱,认为融资就是为了赚更多钱,而有了发展资金可能就会盲目提高发展速度,加大了风险。企业应该有自己的分阶段的发展规划,在不同发展阶段,盈利不总是发展目标,要考虑降低风险,保证企业能够持续发展。

思考3:不是IPO的问题,而是亲自带着企业IPO的问题。有些企业将IPO当成企业发展的目标,围绕这一目标规划企业发展,这固然无可厚非,但一定要清醒认识到IPO只是阶段目标,IPO之后的发展也要纳入规划。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不会为了IPO而处处让步,就不至于向资本方出让大比例股权,以至于丧失了控制权。试问,就算企业最终成功IPO,但控制人却不再是创始人,对于创始人来说,忙到头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总结

资本能助力企业的发展,让企业有更多资源抓住发展机会,但也会逐渐加强对企业的控制权。对于企业而言,一头是越来越多的资金、越来越快的发展速度,另一头是越来越大的资金需求、越来越少的控制权,总要选一个平衡点。对于靠资本起家的企业,这是必选题;然而对于传统企业,这或许只是可选题。

继续阅读
  • 客服微信
  • 联系客服了解更多信息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原创管理文章,聚焦人才中长期激励
  • weinxin
  •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18-04-2315:55:47
  • 转载注明:https://www.chanage.com/1935.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