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面对欧美有了优越感,中概股争相回归

2020-06-08 16:25陈勇

与目前美国大片一枝独秀不同,国内曾经流行过不同国家的影视作品,比如印度、日本、苏联及东欧等,给几代人带来过深远影响苏联的经典电影很多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莫斯科保卫战》、办公室的故事》至今印象深刻。还有一部电视剧春天的十七个瞬间》以纪实风格融入二战的时代背景片有大量细致入微的场景描写,让人们感受到诸多小事件影响了大事件的发生。


新冠肺炎疫情给社会带来诸多不便,人们从最初的不够重视,到焦虑、恐慌,再到习惯成自然,到如今对欧美发达国家防控疫情不力感到不解。虽然只有短短两三个月时间国人的生活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疫情在国外不断蔓延,这种变化成为时代的印记无论人们看到与否,承认与否,已经即将引发更多深刻变化伴随着这些变化的,同样有许多个瞬间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01
中概股回归大势已成


5月2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国外公司问责法案》,矛头直指中概股。这一事件立刻带来极大震动,5月21日,纽约梅隆银行中国ADR指数报收于588.89点,跌幅为1.90%,阿里巴巴、中通快递、新东方、携程等的股价均出现较大下跌。


《国外公司问责法案》是对美国2002年出台的《萨班斯法案》的修正,主要内容包括:


  • 任何一家外国公司连续三年未能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要求,将禁止该公司的证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

  • 将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它们是否为外国政府所有或控制。


根据美国的立法程序,一个法案在参议院通过后,还需要在众议院通过,然后总统签字后才正式生效。但尽管这部“恶法”尚未正式生效,但已经造成很大范围的影响。


尽管有专家认为该法案的内容并非新鲜事物,而且美国证监会也会根据多方考虑选择性地执行,因此未必就理解为对中概股的定向打压。然而纳斯达克也在着手修改上市规则,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 审计质量存疑公司,上市要满足额外要求

  • 限制性市场公司,募资额至少2500万美元或者上市之后市值的四分之一

  • 对特定公司管理层,纳斯达克提出新的特定要求


很明显,所谓“限制性市场”主要就包括中国。


再联想到多家中概股今年以来相继被做空,包括2月份的瑞幸咖啡、4月份的好未来和爱奇艺、5月份的跟谁学,这些公司都实施了财务造假行为,而且都已经被做实。这些反面典型使得资本市场对于中概股的信心大降,也成为美方打压中概股的把柄。


根据美国的上市规则,非本土企业在美国上市,只能在美国股票市场发行ADR(美国存托凭证),前面提到的“纽约梅隆银行中国ADR指数(BKCN)”则是通用的衡量中概股走势的指数。该指数5月19日为603.62,一路下跌到5月22日的561.54,本周略有好转,5月29日为584.90,仍远低于1月13日的650.78的今年高点。

图示:纽约梅隆银行中国ADR指数走势   来源:英为财情

在这种背景下,多家中概股已经开始有所行动。网易计划于6月11日在香港二次上市,募集资金规模为10-20亿港元。京东也计划于6月18日在港二次上市,募资规模高达30亿港元。阿里巴巴是这次回归浪潮的先行者,于去年11月率先赴港二次上市,募资规模高达令人乍舌的880亿港元。有证券公司甚至预计未来几年会有超过50家中概股步其后尘。


其实中概股回归潮并非新鲜事,早在2015年就发生过,分众传媒、迈瑞医疗、暴风影音、当当、如家、360等纷纷从美股私有化后回归A股市场,而且多家采用了借壳上市的方式。其中暴风影音甚至在回归后创造了连续几十个涨停板的神话,当时让许多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眼红不已。


然而与当初的回归潮不同的是,如今这些回归的中概股体量要大很多,而且都选择了“脚踩两只船”,即美股不退市的同时到港股上市,可算是两手打算。港交所对于中概股赴港二次上市的标准不可谓不高:


  • 属于创新产业;

  • 曾于高级市场主要上市且至少两年保持良好合规;

  • 市值不少于400亿港元或不少于100亿港元且最近一年度收益不低于10亿港元;

  • 主要上市地主要股东保障水平与香港相当


然而港股也有很大的吸引力,一是市值如能进入恒生综指前10%,则可快速准入;二是未来有望进入港股通,从而彻底打通A股。港股通简单理解就是机构投资者可以在上证所买卖港股,小米、美团于去年10月28日进入港股通后,港股通累计持仓比例已接近5%。


再看A股市场,4月30日证监会修改了《关于创新试点红筹企业在境内上市相关安排》的内容,6月5日上交所发布《关于红筹企业申报科创板发行上市有关事项的通知》,相继为红筹架构尤其是已上市红筹架构企业回归A股扫清障碍。


02
国人面对欧美有了优越感


虽说中概股回归看起来是被迫而为之,是退而求其次的无奈选择,背后的原因却是越来越多人对美国政客恶意刁难的不满,对西方傲慢姿态的不满,对西方社会“妄谈民主实则双标”的清醒认识。当然,大家看好A股、港股市场也是重要原因。


从近代起,国人面对“洋大人”都有着莫名的自卑感,常常不自觉地在方方面面仰视西方社会。究其原因,中国受过西方列强长时间的屈辱是根本,自身综合实力远逊于对方也是重要原因。实力悬殊的弱者和强者之间,想要相互客观看待和对待,无疑是奢求。


我们来回顾一下中国的GDP发展情况:


  • 1970年中国GDP占世界比重为2.8%,此后长期徘徊在此数值之下,直到1996年才达到2.94%,勉强超过该值。

  • 1990、1991年由于人民币持续贬值,中国GDP占世界比重跌至1.83%,创历史新低。

  • 2001年加入WTO后,中国GDP占世界比重从2001年的4.16%,到2007年增加至6.26%,并首次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 2010年中国GDP占世界比重达到9.39%,首次跃居世界第二,这一排名一直保持至今,2017年中国GDP占世界比重为15.05%。

图示:历年世界前十大经济体GDP


记得1990年北京举办亚运会,由于国家财力紧张,不得不号召社会捐款。试问凭借那样的国力,能有什么话语权?整天像朝鲜一样打嘴仗吗?


2010年起中国贵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实力得到很大提升,国际地位上升很多。但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以及经济严重瘸腿(低端为主),并没有在与西方国家的博弈中占到太多便宜。而且那个时期中国坐实了“低端”的形象,因此并没有引发太多赤裸裸的抵制。西方国家的嘴脸也很明显:你虽然体形长大了,但实力远不如我,不值得我认真对待。


等到中国GDP增长率降到6%,进行产业结构升级,在很多高科技领域崭露头角,并且涌现了一批实力强劲的企业,西方国家开始明显变脸了,加大了对中国的制裁和封锁。由于中国的实力有明显提升,自身底气和反制手段都增加很多,去年中美贸易战就达到一个高潮。这一时期的国人开始有了与西方国家平起平坐的感觉。


这次的疫情尽管是一场大灾难,但却也成为了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大拐点。国人亲身经历了国内如何从形势危急到快速应急,从探索出有效方法到转危为安,绝大多数国人自始至终都严格自律、井然有序;也亲眼看到西方国家自大轻敌、执行力差、杂乱无章,尤其是那个超级大国在疫情严重程度上也很“超级”。


我们还看到这样的新闻:美国医院口罩、防护服严重紧缺,有些护士发挥“聪明才智”,用黑色垃圾袋做成“防护服”,就是不知道是真有用,还仅仅是心理安慰。

图示:美国医院防护服紧缺,有护士用垃圾袋自制防护服


终于可以为西方国家不如自己而感到欣慰了,这样的心态带来了深层次的影响,使得国人对曾经远远不如自己的西方国家的态度发生了反转。看清了那些强国在某些方面居然如此差劲,自然就产生了一些优越感。


再联想到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的丑恶嘴脸,以及带领“五眼联盟”打压华为,再到近期美国国内的种族运动,都使得国人更加客观、理智地认识西方国家。毫不夸张地说,正是傲慢、嚣张的西方政客,成就了国人的优越感。


当然我们也要客观看待自己的不足,比如芯片、操作系统、精密制造等等,因此不要让逐渐增加的优越感成为负担和发展的阻碍。


总结:中概股在打压下启动回流潮,尽管是被迫而为之,但也是对国内资本市场有信心的表现。疫情是一场大灾难,但也使得国人获得了面对欧美国家的优越感。值得庆幸的是,这种优越感不是建立在轻视、无知的基础上,而是经过努力终于赶上后的那份充实感、成就感。